【老歌伴你入眠】《那就这样吧》再爱都曲终人散啦!

昨夜星辰昨夜风雨 发表于 2019-10-30 16:25:48 | 只看该作者
0 0


“啪啪啪。”几声响。一扭头见大熊正抡圆了巴掌狠抽王建和张晓明,他这几巴掌有点找人发泄的意思,打的是又狠又脆。两人的半边脸都被他打的通红,像极了熟透的柿子。大熊的力气本来就大,在抡圆了,死人都能给他拍活过来,何况是王建和张晓明。两人被他一抽也醒过味来,捂着脸痛苦的哼唧着。想要发火。可看看大熊蒙的体格,还是都忍住了。这时李哲和王影还在往前走,大熊朝我喊:“老陈,发什么呆呢,快拦住他俩。” 听他一喊,我忙上前拦住李哲和王影,两人双眼呆滞,裂开了嘴,嘴角还流着口水“呵呵…..”傻笑着向前走,我上去左手推了一下李哲的前胸,他身形阻了一阻,我照他脸抡圆了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脆响,我手也有些疼痛,我甩了下手。李哲捂着脸恍恍惚惚的问我:“你打我干什么?” “打你是救你,快把王影叫醒。” 李哲懵懂着四下看了看,也回过神来。上前拽住还在向前走的王影,摇晃着她的胳膊:“王影,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 王影依旧痴痴呆呆的笑着向前,我急忙朝李哲喊:“这时候了,你墨迹什么,扇醒她。” 李哲犹豫了一下,可还是举起手来,想了想,一巴掌扇下去“啪”一声,王影也醒了过来。 王影还有些恍惚,这会也没工夫等她恢复,我想了下,沉声对大家说:“彼岸花的香气能迷惑人,使人产生幻觉,我们要是再被花香迷惑,就在也走不出去了。大家都跟紧点,互相照顾一下,为了保持清醒,咱们这回排成一排,后面的就不停的用手去掐前面人的后背。记住一定要用力掐,保证你前面人的清醒。” 大熊一下站到我的身后,嘿嘿对我说:“老陈,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你绝对不会在迷糊。”我看了一眼大熊那熊掌,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大家按我说的排成了一串。张晓明站在最后,他探着脑袋怯怯的问:“我在最后,谁掐我?” 还没等我说话,他前面的王建扭头对他说:“我辛苦点,我掐完前面的李哲,再转回来掐你,这样不就行了吗。” 张晓明想了下,无奈的说:“也只好这样了,你可别忘了?” 王建嘿嘿一笑:“你放心吧,忘不了,只要你掐疼我了,我一定回头掐你。” 商量妥当,我们几个排成一长排慢慢的向前走。前面的彼岸花一眼望不到头,花散发出的香气也越来越浓郁,我的脑袋不由得一阵一阵的迷糊,接下来大熊就会使劲的在我腰上狠劲的一扭,这小子的手劲太大,巨大的疼痛感令我不得不清醒。 身后的几个人也知道厉害,不停的在拧着前面那个人“哎呦,哎呦…..”的叫声,顿时响成一片,在这个地方时间仿佛都已停止,原本一望无际美丽的花海,现在却成了令我们紧张恐惧的东西。这种感觉很奇妙,我突然想起一句话,越美丽的东西,越致命。 我们走的并不快,每个人都很沉默,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当我的双腿几乎就要支持不住还有后腰都快要被大熊掐的没知觉了的时候,突然前方出现一条银带。散发出银色的光芒。我知道只有水光反射的光芒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精神一振。也不回头大声的说:“大家加把劲,马上就走出这片花海了。” 所有的人都已经萎靡不振,尤其是王影,头发散乱,脸色苍白,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李哲扶着他,王建在后面掐着他俩,还要回顾后面的张晓明,人也累的不行,这时听见我这么一说,大家强打精神卖力的向前走。 打起精神往前走,约莫着又走了有半个小时,彼岸花已是越来越少,香气也没有先前那么浓。到了后面彼岸花变成了稀少的三三两两,我们的眼前一条大河横在前面几百米远的地方,这条河十分宽阔怕是有个二三百米。月光下水面银光粼粼。看起来十分的平静。 看到这条河,仿佛是看到了希望。大家都是一声欢呼,也不再维持队形,散开了象放风的犯人一样,撒了欢的向河边一边欢呼一边跑。我理解他们的心情,从到这个地方开始到现在,估摸着怎么也过去了五六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大家都没喝过一口水,更别说吃什么东西了,精神也都紧时刻张着象绷着一根弦。这时候见这么一条河,感觉有了生机,都再也忍耐不住。 我跟大火一起跑到河边,河面很平静,微风吹拂而来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很清爽。月光下看不清水清不清澈。我们这些人里王建是跑的最快的,想必他已经渴的不行了,他跑到河边跪下,用手去捧水,他的手刚一碰到河面,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湿润的河边竟然是寸草不生。 我刚想让他小心,他的手已经触摸道了河水,手刚碰到水面,变故突生。原本平静安详的河面突然翻滚,无风起浪象烧开的开水一样。“咕嘟咕嘟”冒出巨大的气泡。气泡渐渐涨大象吹涨的气球向上漂浮。原本清澈的河水也呈现出血黄色。一阵阵腥臭的气味熏得人脑袋发疼,隐约中河面沸腾的水花里有无数的蛇虫跟着水花翻滚。 王建被这变故吓得呆了直愣愣的看着。平静的河面变得再不平静,我有心想上前去拉一把王建,可还没走到他身前,突然离他最近的一个大水泡猛然迸裂,水泡裂开,里面冒出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 之所以说是东西,是因为眼前的物体实在太过古怪,这东西有一米长。很肥大很鱼又像是鸟,头部像是一个婴儿的脸孔,眼睛,耳朵,鼻子,嘴,一应俱全,除了没有眉毛活脱脱就是一张婴儿的脸孔,只是这婴儿一般的脸上覆盖了一层细细的白毛,可身体却是鱼一样的身体,上面有鱼鳞,还有一条不算很长的尾巴。本应该是鱼鳃的地方长出两只细嫩的人手。 这个东西的出现,我们除了大吃一惊外,都楞了楞,这一楞,那个东西向下坠去,眼看着就要落到河面上,此时王建还在发愣手也没收回,那东西落到与他手相对的平面,突然肥硕的身体一扭,向王建窜过来,还没等王建反应过来,那东西横着到了他手边,一支细小的手臂向前一伸,突然抓住了王建的右手。 王建下意识的往后一退,那东西却仿佛早有防备一样。向后使劲的一拉,王建有些站不稳。向河里跌去。这时我离他最近,也顾不得多想,向前一扑,一把抓住了王建的双脚,这一拉,王建回过神来,也使劲的向后挣扎。 那东西见没把王建拖下水,张开小嘴,哇哇的大叫,那东西一叫,我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难受,这叫声竟然和一个婴儿的哭泣声一模一样。 我和王建使劲的向后退,那怪物经受不住我俩的力量,却还是不放手,被我俩缓慢的向岸边上拉。怪物十分的不甘心,使劲的挣扎,浑身都在颤抖,想把我俩拉回河里,我俩的力量虽大,可那怪物的力气也不小,竟然拉的很费劲,如果不是我抓住了王建的脚,他早就被这怪物拉进了河里。 眼看着就要把这怪物拉到岸上,突然又一个大气泡迸裂,另一个和这一样的怪物冒了出来,第二个怪物听到了第一个的叫声,身子一扭一窜一支小手拽住了第一个怪物的另一支手。接着我就觉得一股大力向后猛拽,我和王建竟然被这两个怪物慢慢的拉向河里。

  听多了别人的故事,慢慢的就忘了心里的伤。一首歌听了很多遍,慢慢的就忘了歌里的故事。

 


  幸福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不同的定义,而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我们也会有全然不同的解读。


  慢慢长大,透过纷纷扰扰的时光,总是会想起许多年前的事情,就像三毛说的那种幸福: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唱歌我爱笑。


一个故事,一段情


到最后,也只是那就这样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焦作原创音乐社区

© 2017-2018 yuantaistone.com

返回顶部
21点算牌技巧 福建十三水下载 21点游戏平台 二十一点真人版游戏 红黑大战玩法 奔驰宝马老虎机下载 怎么玩好欢乐30秒 在线十三水 欢乐30秒棋牌下载 十三水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