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园达人秀 “抱着吉他玩作曲”——新晋十佳歌王张思源的原创音乐路

澄怀观道ABC 发表于 2019-06-17 20:11:42 | 只看该作者
0 0

记者:宋爽、严胜男

“写歌的时候灵感就像电灯BlingBling;听觉艺术家,天生玩音乐的命”,在北大“十佳”歌手大赛决赛现场的开场视频里,张思源以一段颇为酷炫的说唱“震慑”住了全场。“吉他协会的Rocker”、“风雷街舞社的Popper台柱”、“来自外院的学弟”,视频里一系列的标签词汇随着这位95后新晋歌王的登台而悄悄隐去,在聚光灯起灭之间,音乐,成为了他此刻与世界唯一的对话方式。

说不尽的音乐与青春——新晋十佳歌王
2015年的初夏对于张思源来说似乎注定不同寻常。在5月17日的“十佳”决赛上,这位14级小鲜肉不仅“在舞台上玩得开心”,更是一举揽获了今年十佳歌手大赛的冠军。

《When I get famous》中的激情与活力,“甜腻感”爆棚的《甜》,记录高中青涩暗恋的《写给河》,以及《吹海风》里满是青春气息的海风、烟火和仲夏夜的梦,四轮的比赛环节,“张氏音乐”的百变让人应接不暇。

谈到当日的夺冠,张思源言语之间依然满是回味,“很激动、很幸福”。此刻脖子上仍挂着耳机、随时不离音乐世界的大男孩面露微笑,“参赛前想着希望能进到前十,至于能不能走到最后真的没有太具体的想象。”

舞台上动人心魄的瞬间往往集聚着台下千百次的排练经验积累。为了在赛场中呈现出音乐的最佳效果,思源和他的小伙伴们经历了“战线颇长”的备赛过程。“第一首《When I get famous》找了北大吉他协会的前辈们一起排练”、后几首原创曲目虽是高中时既已创作,但在曲目的再度编辑与排练上依然花费了团队不少的心力,“《甜》这一次的编曲找到了信科的朋友来帮忙,我们磨合了很久,当时也做了很多版本”,而为了青春感最强的《吹海风》,张思源甚至与高中小伙伴回到高中借助中学时代的音乐排练室进行排练。音乐之外,一段hold住全场的开场视频也成为了张思源不小的难题,“那段视频里的音乐其实编曲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好友张思彬为了拍摄、剪辑也熬了好几个晚上。”

台下的一切准备积聚、凝缩,最终“简化”为决赛舞台上那个纯粹为着音乐而快乐、似乎忘却了“参赛者”身份的“音乐人”。“十佳带给我一种心态上的转变”,张思源笑言自己在初赛时原本是“意气风发、满身热血”地想与他者一争高下,然而赛场上却因发挥时的紧张以第七名的位置“擦边”进入复赛;到了后来,他索性放下一切担子,带着几个朋友“充分享受舞台、享受音乐”,最终取得了第一名晋级的战绩。而决赛场上那个收放自如、溢满青春气息的他,更是让观众惊喜不已,“不是为了比赛而只是给这一年多来自己的成长以及听到的所有音乐做一个简短深刻的交待”,无论如何,张思源始终未放弃在当下去“享受”自己的音乐与青春。

抱着吉他玩作曲——男神的原创音乐路
张思源的原创音乐之路在中学时代就初露端倪,“真正开始想要认真玩音乐是在初三到高一的那个阶段”。在北师大实验中学读高一时,他就与二三好友组建了第一支乐队“夏至乐队”,紧随其后,“Bells乐队”、“四根大雪茄”等带有张思源式原创音乐符码的组织相继成立。“一开始创作时只写词,到了初三毕业时给班里写了第一首有完整词曲的歌,高中时才正式开始‘抱着吉他玩作曲’。”

张思源幼年即有学习吉他的经历,到高中时“重操旧业”以辅助创作,“大部分时间都是抱着吉他在写歌,一般脑子里先有旋律,之后要在吉他上摸索出来,才能最终成形”,吉他已经成为了张思源音乐创作路上的“神器”,如今的他早已成为了北大吉他协会的活跃分子,“自己写歌的好坏在一定程度上是与吉他水平成正比的”。

“十佳”赛后,很多“思源粉”被他的几首原创曲目迷得如醉如痴,面对粉丝们毫不掩饰的崇拜,张思源嘴角一扬,轻轻的一声“诶”透着几分羞涩与谦逊。“原创的灵感其实都来源于生活”,像参赛曲目中的《甜》,就是他在南锣鼓巷六十号酒吧内获取的灵感。“当时酒吧里正在唱歌的姐姐声音特别好,一张口就把我抓住了,在回去的路上满脑子都是那种声音带来的挥之不去的‘氛围’,旋律一下子就有了”。于是,十佳台上,他拿起扩音喇叭,“酒很甜,月儿圆,自从看了你一眼,身边的女人不停地更迭,但我唯独爱你不变”,再度让那个充满甜美与诱惑的氛围在舞台重现。

谈及北大校内的其他原创歌手,张思源也赞许不断,“北大有自己特色的原创音乐,像安太然师兄,Mr.Miss等给人的感觉都很特别,北大的学生在做原创上都显露出某种知识分子式的东西,头脑上思路上都有丰富的内容。”“十佳”决赛上的战友安太然、黄山等的音乐也给了张思源不少启发,“他们像诗人、像艺术家一样在音乐里表达了很多思想,很能代表北大,而我的音乐目前还是呈现个人的感受比较多,还是要向他们的方向继续努力。

安静与回归——“十佳”之外
“十佳”之外,张思源在北大还有着多重身份,外院菲律宾语系大一师弟、北大吉他协会、风雷街舞社的年轻“骨干”,音乐内外,他都拒绝生活纯然的单一面向。“刚来北大的时候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期,觉得较难融入,幸好在社团会玩得比较开,这学期经历了调整,找到了比较舒服的生活方式。”在菲语系他感受着几位老师在学术和生活上的关怀,也承接着学霸同窗们的鼓舞;而舞蹈对他来说更是从初中开始就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初三时开始接触Poppin,中学时代一路跳下来,进北大也就直接加入了街舞社。”生活闲暇时,他也会跟着小伙伴四处淘美食,自称“非极端吃货”。
冠军声名打响后,张思源感觉生活各方面都突然有些“咋呼”,“赛后会有很多人来加微信、还有采访等事情的邀约”,决赛后时代,思源直言,还是想安安静静地回到常态生活中去。“十佳比赛过程中也想了很多,总体来说就是我的生活一定要走在音乐之前。不会说现在这个时间截点就会心甘情愿地为音乐‘奉献终生’,不是不能,而是根本还不想。”张思源回想起高考过后长时间无法创作音乐的状态,“那时不停地为写不出歌来苦恼,后来才明白是让音乐把自己的生活绑架住了。音乐首先是来源你的生活,生活丰富了,灵感自然也就多起来”、“一定要玩音乐、而不被音乐玩”。

十佳过后,家在北京的张思源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家见见父母,他总想着“找个没啥杂事儿的晚上坐40分钟地铁,一路听BBKing(注:布鲁斯吉他大师)走出西钓鱼台沿着那条河回到家里,进屋跟爸妈打声招呼,然后走进自己屋里坐在床上拿起吉他拨楞拨楞写首简单的歌直到深夜,就像我三年前开始做的那样”(引自张思源微信朋友圈)。谈到未来的生活与音乐之路,张思源笑笑,“应该是不会再参加十佳了,这场比赛对我而言还是以娱乐性为主,再参加对我在音乐上的成长意义不会很大”。比起聚光灯下的飞扬时刻,他更希望用今后几年的时间“安静下来学点东西”。“也有过很天真的想法,就是可以尝试更好地做自己独立的音乐,但我现在的水平离这个目标还是差了很远,希望未来能多学乐器多写歌,拥有更多的积淀。”

图片来源于北京大学官微摄影师
编辑:林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十三张棋牌游戏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焦作原创音乐社区

© 2017-2018 yuantaistone.com

返回顶部
单机二八杠 十三水怎么玩 红黑大战游戏下载 21点游戏 欢乐30秒游戏 十三水游戏手机下载 真人押庄龙虎 二八杠安卓版 斗牛棋牌app 现金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