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自己不是印象派“画家”| 德彪西

终南懒散人 发表于 2019-06-15 04:02:30 | 只看该作者
0 0

昨晚和今早都感受到胎动了,好神奇,像是肠子抖了一抖的感觉,抖了4次,位置不同。第一次对娃有这么强烈的存在感,立马给娃用手机播了一会儿德彪西这首刚爱上的Reverie梦幻曲。


开始研究德彪西,也是Miba有次和我吐槽:小孩在肚子里听的是德彪西,出来听的儿歌变成了“爸爸的爸爸是爷爷”……宝宝肯定是有点想不通的吧哈哈哈>_<



好了,以下,辛丰年上身……开始认真的装文艺。


今天的人们,恐怕很难设身处地体验百年前的听众初次听到德彪西此作时那种新奇亦复新鲜的感受了。

 

新奇往往不过是一阵子,而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所产生的新鲜感是永在的。

 

那些看惯了古典、浪漫派绘画的观众,头一回接触印象派绘画之际,同样会受到这种震撼。因此,德彪西好像一座里程碑,它坐落在一个转折点上。似乎可以认为,从他所创的印象主义开始,西方的乐潮是在朝向同老传统迥不相似的方向涌流了。


阿希尔-克劳德·德彪西(法语:Achille-Claude Debussy1862822日-1918325日),法国人,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欧洲音乐界颇具影响的作曲家、革新家,同时也是近代“印象主义”音乐的鼻祖,对欧美各国的音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德彪西被总括为印象派音乐的代表,虽然他本人并不同意,甚至设法远离这一称谓。一些作家亦认为德彪西是一位“象征主义者”而非“印象主义者”。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写过一些对遭受苦难的人民寄予同情的作品,创作风格也有所改变。此时他已患癌症,于1918年德国进攻巴黎时去世。


德彪西的情绪常常是那样的躁动不安,他肩负的法兰西文化是古老而精致优雅的,充满了矛盾。此际,他是个新上场的角色,他对自己民族的传统一往情深,所以他有根,不虚无,他憎厌守旧的庸人市侩。但他忠诚于艺术而不屑大言欺人。朗格在《西方文明中的音乐》中说:德彪西是20 世纪的人。

 

德彪西的音乐,新鲜得出奇,也绝非那种以新自炫、以怪充新的音乐可比。他是那种真正的新鲜。然而,他的别出心裁似乎又给自己蒙上一层噱咙的雾。这同莫扎特的情况适成对照。

 

当初是离经叛道的牧神,现今已成了永葆其青春魅力的经典之作。它当然是每一个

爱乐者的必读之作。



不过在倾听德彪西音乐时要弄明白,音乐中的所谓印象主义并不能等同于绘画中的印象派。德彪西的音画”“音诗里还蕴含着象征主义的诗境。《牧神午后》就是为象征派诗人马拉美的诗而谱。他却并不要像前人那样去图解那篇诗。一首诗常常是不可能译成另一种文字的,也不可译成散文。迷离恍惚的象征派作品就更无法译。所以要音译而且直译也不好办。


《牧神午后》


《牧神》之美虽然并不难于感知,却又是只可意会而难以言传的。我们听众当然不妨对这篇音乐自由发挥自己的想象,然而不必从音乐中去追求标题乐的具体形象与情节。恐怕还是把它当做纯音乐作品来享受为妙。《牧神》的乐境如同它所写的仙境一样,是极空灵缥缈之致的;而另一篇作品《伊比利亚》又让听者返回到尘世,欢乐的人间。两篇乐曲的境界不同,艺术表现各极其妙。听前一首,你好像来到了一个清凉世界,纵然有什么爱欲的联想也已被净化、升华了;听后者,则如同登上了欢乐岛,和夏夜中寻欢作乐的人群混在一起了。仿佛有香气袭人,中人欲醉。它也是有西班牙味的音乐。

 


德彪西是高明的画家,也是高才的诗人。他的那些代表作中浸透了诗情画意。然

而我们又觉得那同前人用音来咏很不相似。他是用一种新的笔墨来表达新的

感觉新的意趣。

 

 《水中倒影》

《水中倒影》是一篇用有声之音写出了无声之寂静的作品,参照着印象派画人莫奈对园

林池沼景色的写生来听它,也许有助于领略它的妙趣吧?但我们又会觉得,比起似乎不怎么

关注题材中的诗情诗意而看重捕捉眼前景物中的色、光、影的印象派绘画来,德彪西的音乐显然总是给我们更丰富的感受,更深沉的激动,更悠然不尽的回味。

 

《亚麻色头发的女郎》

《亚麻色头发的女郎》也似乎浅显易懂,那曲调之美是一听便会吸引你,不能忘怀的。

它也像一幅人像。但它绝非那种以温情脉脉来讨人喜欢的沙龙钢琴小品。它也远比许多冷漠的人像画更有人性更有人情美。这首小品的改编曲也有几种。非常值得注意倾听的是一种改编为电子合成器曲的作品。那虽然已是某种程度的再创作,却很可以启示我们再去深读原作,从中发掘、发现更丰富、微妙的内含。

 

把自己的才气与笔力发挥到了巅峰状态的力作是《大海》三章。他自谦地题之为交响素描,其实是色彩眩目气势不凡的宏伟壁画!可以说,同历来那些为大海写真留影的美术名作相对照,德彪西的音画更显得形神兼备。它展现了大海的万千气象,似乎还让听者体验着海洋上面与深处的汹涌与悸动。海在他笔下简直有了生命与灵性,化为神话中的巨灵了。听了此曲,再看以海为题的名画,固然觉得还是音乐艺术能量大;再听同是写海的乐曲,也便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了!


《大海》里的某一曲……



最不可思议的是,画家莫奈为了画海景,到海边住下,观察、写生,辛苦备尝,才画成了那几幅名画;里姆斯基一科萨科夫所以能谱出《辛巴德航海》那样的音乐,是得力于他有在军舰上度过的几年海上生活;而德彪西于其一生之中据说仅仅到某地海滨度过短促的时光而已。这也叫人联想到他并未有西班牙之旅,只不过曾到法、西交界处一观斗牛之戏,但却写出了西班牙风味颇浓的音乐(如《伊比利亚》《格拉那达之夜》),博得西班牙作曲家法亚的惊佩,认为比西班牙人自己写的还够味呢!

 

德彪西这样重要的大师,集中仅见一首《梦》,也令人不解。大该选人《月光》《亚麻色

头发的女郎》。像这种遗珠之憾,还可以举些例子。当然编者也可能有他的难处。可能还有版权问题束缚他的手足。以上种种,纯系从爱好者角度姑妄议之,不足为据。但假如有谁肯为我辈广大爱乐者来精选一部更多彩更耐把玩的钢琴小品大全,也可让这本寿命长的老选本功成身退,不再带着累累疵病一版又一版地翻印下去了。


 

德彪西于1893年在音乐沙龙演奏钢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焦作原创音乐社区

© 2017-2018 yuantaistone.com

返回顶部
网上德州扑克平台 红黑大战规则玩法 21点游戏在线玩 奔驰宝马游戏 极速炸金花玩法 二八杠玩法 单机二八杠 真人经典牛牛提现 抢庄牌九手机版下载 欢乐30秒押注技巧